寒冷冬夜,温州五马街上有一对清洁工夫妇通宵达旦打扫城市卫生

2018-01-11 08:35:31 温州都市报 阅读数:14738

受冷空气影响,昨天我国大部分地区继续遭遇寒潮天气。其中,最低气温0℃线南压至江南南部。温州也出现了低温,一些山区出现了冰冻。

昨天凌晨5时,市区五马街温度低至0℃,寂静的五马街干净整洁,胡流明推着垃圾车,张艺花拿着扫帚和簸箕,紧跟在丈夫后面。从前晚11时起,他们已在寒夜里连续工作6个多小时。

从2004年开始,夫妻俩相伴相随,在无数个深夜里,清理垃圾、冲洗地面,用勤劳和汗水为城市带来了干净和美丽。

TIM截图20180111084558.png

2018年1月11日温州都市报09版面截图

【陪他一起扫地上夜班,一陪就是十几年】

五马街,温州著名商业街,东起解放街与公园路相接,西至蝉街与府前街相交,街两侧拥有十四条小巷,胡流明夫妇就住在其中一条小巷里。

binary_middle (1).jpg

前晚10时许,记者穿过五马街,转到五马街后巷,一路的灯光越来越暗。突然,一声响亮的犬吠打破了寂静。

“别叫,别叫!不好意思,我这狗见生人就叫唤。”听到声响的胡流明赶忙从二楼跑下,一脸歉意地说。

胡流明中等身材、背有点驼,灯光虽然暗淡,但他红肿的耳朵却特别明显。“十几年上夜班,冬天实在太冷,耳朵经常长冻疮,老毛病了,没事。”胡流明笑着说。

胡流明住的楼房是一栋几十年的老房子,上下两层,一楼没住人,二楼住着七八个环卫工人。胡流明夫妇的房间不到20平方米,不带卫生间。房内桌上还摆放着他们当晚的晚饭,酸菜、豆腐等四五个菜。

胡流明今年50岁,来自江西高安。张艺花今年53岁,来自浙江衢州。两人2004年左右在温州认识并结婚。“我本来是在温州做保姆,后来看他一个人做清洁工,而且还是夜班,我就来陪他了。”张艺花看着胡流明,眼里有着一份信任和依赖。“她挺怕冷的,我不让她来,她硬是要来陪我,这一陪就陪了十几年。”胡流明说。

记者到访时,胡流明和张艺花出门前的准备工作基本已完成。胡流明上身穿了三件衣服,最外面是亮黄色的清洁工服,脚上穿着雨靴。张艺花则在清洁工服外面再裹了一件厚厚的棉袄。“我们一般下午5点吃晚饭,然后先睡上一觉,等到晚上10点多再起来,准备出门干活。”胡流明说。

【夜幕下他们的背影被灯光拉得很长】

夜渐渐深了。夜幕下,胡流明夫妇的背影被路灯拉得很长很长。

胡流明夫妇每天的主要工作,一是要把五马街上十几个一米多高的垃圾桶清理干净,二是要用水管接水清洗400多米长的五马街。

binary_middle.jpg

胡流明拉着一个大垃圾车在五马街上来来回回奔走,将垃圾桶里的垃圾倒入车里。装满垃圾的垃圾桶足有几十斤,胡流明搬动每一个垃圾桶都要费好大一番力气。张艺花跟在胡流明后面,拿着一个大扫帚,提着一个铁皮簸箕,从东扫到西,细心地将胡流明不小心掉出来的垃圾再扫回去,倒进垃圾车。

binary_middle (2).jpg

忙活了近一个小时,快到0点时,胡流明夫妇终于将垃圾桶里的垃圾都清理干净了,接下来就该清洗地面了。

记者从夫妻俩所在的温州市黄河清洁有限公司了解到,每条道路都有着不同的清洁等级,像五马街这样的重点商业街,地面每天都是要清洗的,一年365天,每天如此。

“用水管冲洗地面,这活听着简单,但实际上一点都不好干。”温州市黄河清洁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说,冲得猛了,烟头等垃圾就被冲散了;冲得轻了,小垃圾又冲不出来。这活很考验清洁工的技巧。

凌晨的五马街,显得很寂静,气温越来越低,记者的手被冻得通红,塞到口袋里也无济于事。胡流明夫妇从一楼仓库里一起扛出了100多米的水管,张艺花被冻得整个人都在不住得发抖。胡流明见状十分心疼,从妻子手里接过水管,让她去一旁休息。可是,此时沿街店铺都关门了,又有哪里可以让张艺花取暖呢?

“怎么不带个保温杯之类的?也好喝口热水取取暖啊。”记者问。

“我们也没买,出来干活也不方便带,就算了,口渴了忍一忍,等活干完了,回去再喝吧。”胡流明说。

把水管接上了水,胡流明就要开始冲洗地面了。只见他用手抵着出水口,控制着出水大小,弯着腰,在微弱的灯光下准确地找出一个个藏在缝里的垃圾,香烟头、烧烤杆、来来往往的行人留下的灰尘……胡流明握着水管,时而顺时针,时而逆时针,清澈的水流旋转着带走一片片污渍。

“冷吗?”记者看着胡流明几乎已被冻僵的手,十分不忍。“没事,习惯了。这还不是最冷的时候。过年时才冷呢,用水清洗地面,地上都能结起薄冰。”胡流明淡定地说。

【希望在清洁工的岗位上,夫妻俩相伴终老】

五马街街长四百多米,宽十二米,整条冲洗完至少要五六个小时,这也意味着胡流明夫妇从晚上11时开始工作,一直要到第二天凌晨4、5点才能结束工作,回去休息。

忙了一阵,胡流明也有点累了,他和张艺花一起坐在路边的长椅上缓缓,和记者聊起了家常。张艺花说,他们两个人一个月工资加起来不到4000元,几年前还供女儿读大学、儿子上学,每年都要交1万多的学费,加上子女的生活费,日子过得紧巴巴。

binary_middle (6).jpg

“不过现在好了,女儿大学毕业了,考上了衢州的公务员,第一个月工资拿过来就给我们买了人参,说给我们补补。小儿子现在也参加工作了,在学厨师,基本也不用我们操心了。”胡流明说。

尽管已是深夜,但五马街上偶尔还有零星的路人走过,其中一位路过的行人还和胡流明打了招呼,“今天又出来干活了,辛苦啊。”胡流明笑着朝她点了点头。

“我每天下班基本也这个点,每次回家路过五马街,就会看到这对夫妇在清洗地面,好几年了。”路过的胡女士说,大冬天这么冷还要出来扫地清洁,真是辛苦。正是他们的辛苦换来了城市的干净和美丽,令人尊敬。

再有一个月就要过春节了,往年的除夕胡流明夫妇也都坚守岗位,今年估计也不例外。“我们没有假期,十几年来每年过年都要上街清扫,而且比平时更累。”张艺花说。

时针慢慢划向夜里1点,寂静的五马街愈发清冷。休息一会的胡流明和张艺花又开始工作了,胡流明握着水管慢慢清洗着路面,张艺花还是拿着扫帚和簸箕,紧紧地跟在丈夫身后,两人的身影,绽放在月光下,也将映在晨光里。

凌晨6、7时,早起上班的人踏上干净整洁的五马街开始一天的忙碌,而忙碌之后的胡流明和张艺花已回到住处安然入眠……

其实,五马街的“城市美容师”,不止胡流明和张艺花,还有其他10位清洁工人,他们大多四五十岁,基本来自外地,分成早中晚三个班次,在温州,在五马街,奉献着自己的勤劳和汗水。

温都记者 谢宾祥

新闻搜索:
掌上温州掌上温州客户端
第一时间了解温州资讯
下载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