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早村毛岩蕊一家死里逃生的“万幸经历”

2019-08-11 23:19 阅读数:29597

一周前,老人毛岩蕊被蛇咬伤在温州市蛇类研究所救治,幸运躲过台风袭击,而老人的大儿子也在老屋被冲毁前成功逃生。截至昨天下午5时,永嘉县新联会已为老人募集了近2万元善款

8月11日,温都记者在位于永嘉县瓯北昌新路的温州市蛇类研究所见到了永嘉岩坦镇山早村83岁的毛岩蕊和她的女儿们。自8月5日在山早村的老屋中被五步蛇咬伤后,毛岩蕊老人一直在该所治疗。

回忆起奇马台风来袭前后,老人感叹,没想到被蛇咬还救了自己一命。

山早村在此次台风“利奇马”中损失惨重,毛岩蕊老人一家的老房子就被彻底冲毁,但好在儿女均成功逃生。

截至11日下午,永嘉县新联会已为毛岩蕊阿婆募集了近2万元的善款。

毛岩蕊育有8个子女,女儿们出嫁,4个儿子中有3个还住在山早村。过去,她是村里的接生婆,空闲时还会在家里为村民刮痧。眼前的毛岩蕊头发花白,眼睛发红,神色难言疲惫。

这些天,她一直揪心着山早村的情况,和女儿聊起村里的亲人,就抱在一起哭泣。“我一家人都很幸运,但这些遇难的村民也都是我的亲戚,想起他们,我就很想哭。”毛岩蕊老人说着说着就哽咽抹泪。

8月5日晚9时左右,在家准备睡觉的毛岩蕊突然被蛇咬伤,当晚11时左右被家人送到了位于瓯北的温州市蛇类研究所,后一直在该所接受治疗,由女儿们贴身照顾。

“如果不是被蛇咬伤在这里,那我在老屋一楼睡觉的,很可能就躲不过了。”毛岩蕊万幸的同时,却为孩子和乡亲们深深担忧和揪心。

8月9日深夜,台风“利奇马”登陆前夕,山早村风雨大作。

当晚,照顾毛岩蕊的大女儿和在村里独居的大儿子徐定州通了多通电话,她们希望63岁的徐定州能够到弟妹们的新房子里过一宿。“之前我大弟独居在村里头的老房子里,后来在村干部的劝说下,转移到我母亲居住的祖屋里,我们这座祖屋有5间,是木头结构的二层楼,算是村里地势最高的老房子了。”毛岩蕊老人的大女儿这样说。

姐姐和妹妹担心徐定州在家祖屋居住还不安全,虽然发动多人劝说,但徐定州仍然坚持呆在祖屋里,还到二楼睡下了。

毛岩蕊的小女儿,也是徐定州的小妹徐美双说,到10日早上不到5时,天还没亮,开始陆续传来消息,村里的老房子已经几乎全部被淹,“不到十分钟,大水就满上三楼,有的甚至快要满上四楼。这意味着,不少人还在睡梦中,对到来的危险毫不知情。”

而这时家人却联系不上徐定州,离前晚最后一次通话已经过去了近6小时。甚至到8月10日下午,其他几个子女平安的消息纷纷落地,徐定州仍是处于可怕的“失联”状态。毛岩蕊一家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所幸的是,徐定州实际上在大水冲毁祖屋之前,已经成功摸黑撤离。

据徐美双介绍,徐定州半夜醒来时,水已经满到了二楼台阶口,已经不可能从大门逃走,于是他从窗户爬到了房顶,再跳水游到了祖屋边的山上。虽然过程中手臂受伤,但赶在洪水冲毁老屋前为自己赢得了宝贵的逃生机会。

“现在人还在医院,由二姐照顾着。”徐美双说:“溪边长大的人,水性都不错,住在村里的几个兄弟姐妹家,都是游泳捡回了一条命。”

毛岩蕊一辈子省吃俭用,如今家里的老房子和财物被全部冲毁,心里很不是滋味。加上村里受灾严重,为亲戚朋友忧心,吃不好也睡不好,常常痛哭。

“老人知道老家的情况后,和女儿抱在一起哭泣。”温州市蛇类研究所所长、永嘉县新联会会长陈俊标了解到情况后,不仅减免了老人的部分医药费,还组织发动了永嘉县新联会会员为老人一家募集捐款。不到一天时间,就募集了近2万元,还有协会成员自发前往温州市蛇类研究所看望慰问毛岩蕊及其家人。

“天灾无情人有情,能帮老人一点是一点。”陈俊标说,目前还在进一步了解山早村的具体受灾情况,针对有需要的灾民,他还会继续组织募捐,献出自己的绵薄之力。

温都记者 杨晓宴 


打开掌上温州APP阅读全文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