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兑现的诺言!山早村干部徐文海接母亲的路上连救六村民,却没能救回自己的母亲

2019-08-12 08:31 掌上温州客户端 阅读数:19668

“妈妈,没关系,水大了我会来看你的。”

59岁的山村汉子徐文海却对妈妈食言了。

他从小就生活在永嘉县岩坦镇山早村,是村里的党支部书记,熟悉这里的每一条山路和溪流。前天,他本以为自己能赶在洪水之前,救出妈妈,但是在拼命跑向母亲的途中,先后帮助了6位村民逃生。时间的点滴流逝,让他错失了背出妈妈的机会。

看着大水漫过一楼,约有3米高,他站在山上用力跺脚,拳掌相击,却无能为力,“那一刻,我只期盼我那不会走路的妈妈能爬到楼上。”

然而,奇迹没有出现。

徐文海一边打电话,一边摘了些草药,压在手臂的伤口上。

去背妈妈,沿途连救了6个人

“现在人都没了,我忍不住站在水里大哭”

山早村村庄沿溪两岸而建,呈长条状,地段较为狭窄,一侧村居靠山,全村户籍人口472人,常住人口120人。

谁也不曾想,8月10日凌晨,这个小山村因台风“利奇马”带来的特大暴雨影响,导致山洪暴发,水位陡涨。

再回忆起那夜的惊险,徐文海多了一份懊恼:

“前一天晚上,我去看我妈妈,告诉她:没关系,水大了我会来背你的。

妈妈脚不好,楼上上不去,一个人住在一楼,我家到她那里不到200米。没想到水会这么大。

早上4点左右,我发现大水来了。我想到村里报账员夫妻俩住在矮房子里,赶紧打电话叫他们逃跑。

这时,溪边的平路已经过不去了,我就跑到山上,想从山路跑到我妈妈那里。

我拿着手电筒在山上拼命地跑,这时,山边的一座房子里有人从二楼爬到棚屋顶上,想逃到山上来。山坡比棚屋要高,他们一时上不去,我就跑过去,伸手拉上他们。等拉出他们一家六口后,我拼命往我妈妈那跑。但是,已经下不去了,路上的车子都浮起来了,水已经漫到了二楼。

等水退到1米左右,我冲进大水里,跋涉到妈妈居住的房子。可我84岁的老母亲已经倒下,倒在一楼去二楼的楼梯转盘那,她腿脚不便,这段路一定爬了很久,可是没爬上去。

我赶紧给妈妈做按压,人工呼吸,可是都没有用。要是我早点赶到,不用一分钟就能把她背到楼上。一想到这,我就很自责,这是我这辈子最大的伤痛。我下半辈子留在村里,本来就是要照顾我妈妈的啊,现在人都没了。我忍不住站在水里大哭。”

那天,徐文海把母亲的遗体安放到床上,脑中一片空白,独自站在水里哭了1个多小时。

抹去眼泪,他挨家挨户开始排查

“找到活人才是最要紧的”

天快亮时,岩坦镇政府得知山早村受灾严重,有人打电话给村支书了解情况。电话接通了,话筒里只有徐文海的哭泣声,他已经说不出话了。

那时,接到镇里电话,徐文海冷静下来,意识到还有村民需要他的帮助。安置完母亲的遗体后,他跑到村民家里,去寻找有望存活的失踪人员。

事故发生后,中央、省、市、县、镇各级党委政府高度重视,第一时间赶赴现场,开展救援指导工作。当天上午6点第一批救援力量进入山早村时,徐文海早已抹去眼泪,在有条不紊地挨家挨户排查了。徐文海说:“找到活人最要紧。”山早村有人死亡有人失联,务必赶紧找到失联人员。

后来,家人给他打电话说,老母亲的遗体要送往殡仪馆了,可他忙着安抚失踪人员家属,跟救援人员沟通哪里可能找到人。“我过不去,就在电话里叮嘱家里人,叫他们先处理后事。”

谈到逝去的老母亲,徐文海眼眶一红,说了一句:“从那天早上到现在,我再也没见过妈妈。”

半个小时,他的电话响起不下11次

“要处理的事情那么多,这点伤算不上什么”

昨天,小山村汇聚了各方赶到的灾后援救人员。救灾物资怎么分配?村民的情绪如何安抚?伤员情况怎么样了?……太多的问题需要对接,而村干部是最重要的对接人。昨天下午1时许,记者见到徐文海时,在短短半小时内,他的电话响了不下11次。

到了昨天下午2点,徐文海才在村民的劝说下坐下来吃饭。他边吃盒饭边继续接听电话,帮忙对接协调千头万绪的救灾事务。饭吃到一半,县水利局人员来了,要去山上确认自来水管线位置。村里原有的自来水管已经在洪灾中严重受损,急需重新铺设。恢复村里供水是大事,徐文海丢下饭盒,带着他们上山去了。

徐文海的胳膊上、膝盖上到处是伤口,因为没有及时处理,有些已经化脓。左手臂上一道三四厘米的伤口最为严重,那是当天凌晨救下村民一家六口时受的伤。卫生部门在村办公楼设了救援医疗站,已经两天了,他却顾不上去包扎。

在山上勘查水管线路时,伤口疼痛难忍,徐文海只得在崖壁上摘了些草药,按在伤口止痛。下山后,记者把徐文海拉到医疗站,让医生帮忙消毒包扎。

医生嘱咐,伤口千万不能碰水。“要处理的事情那么多,村里到处是积水,没办法不沾水。”徐文海苦笑着说,他这点伤根本不算什么,眼下他只希望配合救援力量,尽最大努力把村民们的损失降到最低。

黑夜中亮起的一束光

“要是没有他,不知道我们全家还能不能再团聚”

村里报账员的妻子在洪灾中去世,报账员本人因为徐文海的电话提醒得以幸存,但他头部受伤被送进了医院治疗。

黄爱军一家六口,更是对徐文海满怀感激,因为他,一家人才能从死亡线上挣脱下来。

“儿啊,你快起来,大水漫到家里了!”前天凌晨3点多,村民黄爱军在睡梦中被母亲叫醒时,他家一楼已被洪水淹没过半。

黄爱军的房屋背靠大山,前临溪水。楼下的大门已被洪水封堵,他决定带着家人从二楼窗户爬出,通过一座棚屋爬上屋后的山坡,再转移到高处。

水势的涨幅超乎想象,低矮的棚屋很快就被洪水吞没。黄爱军独自抱着7岁的儿子,先行蹚水向山坡靠近。“棚屋比山坡要低,落差有一两米,我想把孩子推上去,孩子早就吓哭了,怎么也爬不上去。”黄爱军说,棚屋随时有坍塌的危险,承受不了他全家人的重量,妻子和父母都只能守在窗口,不敢贸然上前帮忙。

洪水还在不断上涨,黄爱军托举着儿子,已经筋疲力尽,全家人陷入了绝望。

危急关头,远处的山路上亮起了一束光,有人打着手电筒赶来。“徐书记,快救救我们!”黄爱军的妻子徐女士认出来人正是徐文海,赶紧大声呼救。

徐文海见情势危急,马上快步跑来,从山坡上一把把7岁的男孩拉了上来。在徐文海的帮助下,短短3分钟内,黄爱军一家六口依次爬上山坡。

洪水退去后,黄爱军才知道徐文海当时是赶去救他母亲的。“他妈妈就住在我家隔壁,距离才几十米。”黄爱军说,他们全家获救后,水位已经高出棚屋近一米,“要是没有徐书记及时赶到,不知道我们全家还能不能再团聚。”

温都记者 黄小玲 谢树华/文 王诚/摄

打开掌上温州APP阅读全文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