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还是保?百年老宅面临抉择 拯救老屋!还有没有更好方法

2019-12-02 22:09 掌上温州客户端 阅读数:12381

太阳照常升起。

深秋的一个上午,阳光从屋檐上洒进老宅,这是阳光与这座百年老宅又一次交汇。

老宅位于永嘉县沙头镇中堡村,精美的门台上方刻着“瑞气盈庭”四个大字,在中堡村已经是为数不多的一栋百年老宅。

如今,这座老宅面临部分翻建的命运。

得知这一消息,当地有村民觉得可惜,毕竟这样的老宅是保留着当地为数不多的“乡愁记忆”。

一方是因自身需要拆老宅,另一方则认为老宅有其特殊历史人文价值,应该加以保护。这样的分歧在温州并不是个例。如何寻找两者的平衡点,是本期《代表在线》关注的重点。

村民惋惜:等以后拆没了,再想找回就不可能了

从诸永高速古庙互通下高速,驱车不到3公里,就能到中堡村村民中心。面临翻建的百年老宅,就在村民中心约50米处。

这座老宅是一座四合院的形态,两层楼,进了门台,正面就是庭院以及正房,两侧也是房间。据目前尚居住在此的一位八旬老人介绍,他从小生活在这个老宅中,老宅的历史在百年以上。整个宅子以前住了十几户人家,后来陆续都搬了出去。

老宅大部分是木结构,只有两三间房子用上了砖石。从整个老宅的现状来看,应该说是年久失修,院内杂草生长,稻草、瓦片成堆。记者进入其中一个房间,二层的楼板已经破败不堪,房间内堆了各种杂物,房子的后院养着家禽,能够明显闻到臭味。

当地一名知情的村民介绍,准备翻建的是老宅的其中一户人家,前段时间已经就翻建进行公示。记者在现场没有看到公示的信息。据该村民介绍,翻建的房子准备建成3层,这样的高度与整个老宅的风格会有点格格不入。

“像这样的百年老宅,在中堡村已经很少了。我们小时候,中堡村外围都是围墙,村子里四合院也有不少,这几十年来,村民们陆续翻建,很多原本非常漂亮的老宅都在这个过程中消失了,非常可惜。”该村民说,对于老宅的保护,村民们现在还没有共识,等以后拆完了,再想把它“找回来”,就不可能了。

“最好是能够保护起来,即使要翻建,能不能与原有建筑风格、高度保持统一,这样不至于破坏原有老宅的形态。”一名村民说。

专家观点:古建筑留存乡愁传承地方文化

不得不重视的一个现实是老宅在消亡。市人大代表、苍南县马站镇兰山村党支部书记殷兴朗对此关注多年,他认为经济社会快速发展,农村人口大量流向城市,是导致农村的大部分旧房、祖屋甚至是百年老宅闲置,无人居住,风吹雨淋,年久失修,更有些老宅因管理缺失导致坍塌的重要因素。

一方面是年久失修,另一方面缺乏保护眼光的拆建,也加速了老宅的消亡。殷兴朗说,旧村老宅改造缺乏整体性和长远性的规划,有的村镇在拆旧建新改善农民居住条件的过程中,使得一些具有乡土气息的民居和代表农村风格的百年古宅被拆除,一些具有当地特色的古建筑也倒在了推土机下。尽管农民居住条件得到改善是件好事,但以古宅消亡为代价未免可惜。

“任何一个村庄一个老宅都有自己的历史。百年老宅见证了一个村镇的社会经济发展,承载和维系着一个村镇发展的历史记忆和延续。一座古代的建筑无论如何破旧,其内在的文化内涵与千年的历史痕迹是无法被替代的。随着时间推移,这些老宅的历史价值越来越珍贵,文化内涵也更加丰富。”为此,殷兴朗在今年市人代会期间提出建议,对我市范围内的百年老宅加强保护,在推进城市化和新农村建设的同时,保留古村老宅,积累文化底蕴,让其成为我市“历史记忆的符号”和“城市文化发展的链条”。

温州有大量的古建筑、古民居,大部分不构成文保单位,保护工作主要依赖产权所有人。在温州市文物保护考古所所长董姝看来,古建筑、古民居在留存乡愁,传承地方文化等方面具有重要作用。

董姝介绍,以永嘉为例,目前,得到较好保护的是屿北古村、林坑、芙蓉村等地。特别是屿北古村,通过政府主导的整村搬迁保护性开发,屿北古村的风貌得以较好地保存下来。而温州存在大量的古建筑、古民居,散落在山村,这类的保护工作更为难做。往往村民意见不统一,保护工作本身给村民带来的实际收益较小,特别是对于居住条件本身较差的村民,改善住房条件也是“刚需”。

拯救老屋,温州这些村已经在做了

乐清市仙溪镇南阁村去年干了一件事。市人大代表、南阁村党支部书记叶林青介绍,他们村将一处没人住的老房子,村集体收回使用10年,统一修缮,财政给予补助。村集体免费使用10年后将房子归还给百姓置业。10年使用期内村集体引进了一家酒业文化公司合作开发,乐清市财政局给予他们村壮大村集体经济项目资金扶持,村集体固定值分红。

“这样一举多得!古建筑老宅得到了保护;老百姓的财产得到了保全,10年后还能收租金,增加农民收入;村集体经济得到了壮大;合作商的投资成本得到了降低;公共财政的投入撬动了好几倍的民间投资等等。”叶林青说。

董姝向记者介绍了丽水松阳的做法——“拯救老屋行动”,以政府力量介入,推动老房子的保护。

资料显示,2016年,松阳成为全国首个整县推进试点县,自“拯救老屋行动”启动以来,到今年年初已完成第一期142幢老屋共计96000平方米的修缮,二期也已经启动。

董姝认为,在这项工作中属地政府、村级组织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比如采取宅基地置换的方式,满足村民改善居住条件的需求,同时让老宅可以留下来。同时将老宅作为乡村公共活动场所,由村集体承担修缮、管理职责。

殷兴朗所在的兰山村也有不少的百年老宅,“苍南山区,有很多百年老宅,有100多年,还有两三百年的,现在基本上没人住,也没人管。这些老宅不少以前是红军住过的,很有价值。如果一拆了之,钱是买不回来的。”

兰山村正在做一项工作,就是把老宅保护下来,让老百姓不要拆老宅,先保护住,然后用国家有关乡村振兴的项目资金,慢慢把老宅维修起来。

保护是为了发展,发展也是为了更好地保护。今年,甬台温高速复线通车后,马站有了高速互通,接下来228国道、高铁陆续建成后,将会给马站带来成倍的客流。

“交通方便了,在苍南打造‘全域旅游’的背景下,我们这些百年老宅的价值就凸显出来了。” 殷兴朗已经把发展考虑在了前头,今年他们村在建三条路,预计春节前会通车。年底还计划开建第四条路。这些道路打通后,兰山村的对外网络就全面畅通,此外,自来水管网也通到了山村,接下来还要解决旅游用电的问题。

他建议,有关部门可以在全市内展开百年老宅的全面调查评估,建立统计名录,实行分类保护与分级管理,针对老宅的不同状况制定补救和保护措施;建立以政府为主导的微改造模式,将旧村改造、新农村建设和百年老宅保护相结合,探索保护与发展相互促进、相得益彰的双赢新路;利用媒体进行宣传,增强全社会对百年老宅的保护意识和责任感;对一些老宅等古建筑的历史价值把握不准的,可暂缓拆除,能保留的就保留,能不拆的就不拆,防止因盲目拆建造成永久性的遗憾;在老宅修护中遵循“先读懂再动手,宁修不拆,宁用老材料不用新材料,宁动内部不动外表”的原则,确保具有本地特色和体现我市农村风格的百年老宅保留下来,成为当地一道古朴而亮丽的风景线。

《温州都市报》2019年12月3日头版

《温州都市报》2019年12月3日03版

温都记者 吕进科

打开掌上温州APP阅读全文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