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st
老城故事|温州第一座公园中山公园往事

老城故事|温州第一座公园中山公园往事

2020-01-11 11:22 掌上温州客户端 阅读数:106054

说起中山公园,很多温州人都不会陌生:这里是温州第一座公园,到2020年,它整整90岁了;这里曾经承载了一代又一代温州人的美好回忆,这座公园,近代传奇人物弘一法师驻锡过,考古大家夏鼐与同乡好友逛过,一代才女张爱玲在公园饭店窗边凝望过……

而公园里的儿童乐园,则是70后到90后温州人儿时流连忘返的地方。温州古城最热闹的道路之一公园路,就是因中山公园而得名。

今年,这座耄耋之年的“温州第一公园”,将迎来它的一次重新亮相——历史文化街区公园路片区改造提升工程中,中山公园也纳入其中。

拆城墙 筑公园

中山公园位于温州市区公园路,面积4.8公顷,前接华盖山,后靠积谷山。

1925年3月12日孙中山先生逝世后,全国各地纷纷建造中山公园以纪念孙中山先生,中山公园也成为世界上数量最多的同名公园之一。

1927年,温州各界人士为纪念孙中山先生,筹款建造公园。

公园应该选址在哪里呢?有人提出拆毁华盖山至积谷山一段城墙。尽管拆城墙的建议遭到一些人的反对,但数月之内一段古城墙就被拆毁了。

1928年秋,黄聘珍绘制的第二版《永嘉县城区全图》首次出现“中山公园”新地名,这一段的城垣图例符号从此消失。

1929年7月,温州中山公园筹备委员会和永嘉县拆城筑路筹备委员会同时成立,合署办公。

1930年10月,温州第一座公园中山公园建成,是当时的浙南地区规模较大的公园。

中山公园将温州九山之一积谷山包含在内。积谷山被誉为“山之胜甲一郡”,文化底蕴深厚,历代摩崖题刻众多,春草池、池上楼、东山书院、大观亭名声在外。清代曾儒璋在《东山八景》组诗中称这里有“飞霞春晓、池塘春草、山楼夜雨、赤壁夕照、碧波秋月、蓼岸归鸿、带桥残雪、雪亭松涛”等八景。

1931年拍摄的中山公园

在建设过程中,中山公园里还集聚了当时温州著名建筑的精华。如湖心亭,以及假山上的太湖石,都是近代温州“十大私家花园”之一、建于清朝道光年间的“怡园”(曾宅花园)拆迁时移来的。当年吕渭英于园的假山,也有一部分被移到了中山公园。

温州最早的文学团体慎社会员、民国温州《民智日报》创办人郑姜门,曾写过《公园题咏诗》组诗十首,题咏当时的中山公园美景,分别是:古洞飞霞、留云晚眺、好湾步月、谢村红叶、灵池拾梦、枕流坐钓、濠河泛月、容成清磐、龙头勺水和大观归帆。

老城,它深藏在老街小巷斑驳的木质纹理中,生长于幽深古老的宅院里。那些曾经轰轰烈烈过的人和事,被岁月轻轻覆上一层薄纱,朦胧地昭示着那一段段老城之情结。

市民健身休闲好去处

中山公园曾经是早年温州市民健身休闲的重要去处。

1934年至1936年,为纪念孙中山先生,当时的五马街曾改称“中山中路”,县城隍殿巷(今公园路)称中山东路,禅街则称中山西路。公园路东口则至今留有中山桥的地名。

中山公园曾是温州群众集会、体育运动的重要场所。

1935年10月,温州区运动会在中山公园公共体育场举行。

后因年久失修,无人管理,中山公园几乎荒废。新中国成立后,中山公园被重新修建。1950年,挖河池,建假山,种植名花佳木,中山公园面貌焕然一新。

解放初,园中有中山纪念堂、白鹿雕像、中日友好樱花林、文化走廊、音乐台、九曲桥、玉带桥、登云桥、冽泉井、摩岩刻石、小石门洞、飞霞洞、谢客岩、池上楼、如意亭、湖心亭、驻鹤亭、云辉亭、留云亭、赤壁亭、四宜亭、儿童乐园及其塑像等景点。

上世纪五十年代,温州中山公园是市内唯一的公园。有市民回忆“虽然它规模小,设施简陋……可是当时它却是全市人民向往的乐园和孩童们的天堂”。

那时候,中山纪念堂前方的喷水池旁边,是市民拍个人照和全家福的“打卡圣地”;而温州人同学聚会、职工集体活动,则喜欢依次站立在礼堂前的台阶上拍集体照。与公园毗邻的两家照相馆“露天照相馆”和“南洋照相馆”的摄影师们为此前后奔跑,忙得不亦乐乎。无论是初到公园游玩的游人,还是在公园举行集体活动的人们都希望能在中山公园的中山纪念堂旁留下一份永久的纪念。

那个年代,热恋中的情侣最喜欢到中山公园“坐坐‘番人椅’,谈谈恋爱”。当时公园里供游人休息的座椅不多,有限的几张欧式靠背椅,被市民称为“番人椅”,情侣们卿卿我我,如胶似漆,构成公园一景。

1985年,中山公园被列为温州市第一批文物保护单位。

名人与中山公园

作为温州第一家公园,众多名人也与中山公园结下缘分。

弘一法师

“城垣拆毁,改建公园,是间将益喧扰。不久移居乡村,远避嚣尘。”

中山公园兴建伊始,在拆除积谷山的一段城墙时,近代传奇人物弘一法师正驻锡庆福寺。弘一法师在温驻锡12年,称温州为“第二故乡”、庆福寺为“第二常住”。

庆福寺在积谷山下,紧挨城墙,俗名城下寮。当年弘一慕温州山水清华、气候怡和、人文鼎盛,经南洋公学同学林同庄(时任浙江省水利厅厅长、杭州温州同乡会会长)引荐,由吴璧华、周孟由居士陪同,于1921年旧历三月来温。庆福寺初建于清嘉道年间,弘一来后,周孟由、杨雨农等居士出钱出力,寺貌有所改观。

1930年前后,积谷山下开建中山公园,面对“拆城喧扰”,弘一法师只好转到茶山的宝严寺去清修。他在给学生孙选青的信件中提到了上面这一段话。

后来,弘一在寺主寂山和尚支持下,将庆福寺“易其方位,以协形相”予以改造,并亲撰《题永嘉庆福寺缘册》,为改建后的庆福寺题写寺额、匾额和长联。

1987年1月,因旧城改造,庆福寺拆毁。据温州学者戈悟觉先生走访多位到过庆福寺的老人回忆,庆福寺寺址在中山公园南大门稍偏西,坐北朝南,背负积谷山,面对护城河,面积约三四亩。

夏鼐

中国现代考古学的奠基人之一、中科院院士夏鼐,对故乡温州有着深厚的感情。在他的日记中,从1932年6月23日到1956年9月3日,提到中山公园竟有14次之多。

《夏鼐日记·温州篇》中,记录了夏鼐赴北平读大学、去英国留学前后、脱离中研院回温州家居时期,以及在外工作期间多次回乡探亲、处理家事和参加活动的情况。书中有众多温州风土历史资料,如年节礼俗、婚丧嫁娶等内容,以及一些温州地名、人名和语词。

夏鼐回温州时,经常与好友到中山公园散步游玩,或者是参加一些重要活动。

如1942年,夏鼐探亲期间,与同窗好友在温州中山公园合影。1943年4月26日,夏鼐邀王小同、徐贤修、王祥第等十位大学同乡好友聚餐,餐后分享旧日照片,使得众人皆有不胜今昔之叹,遂约定次日至中山公园合影留念。

夏鼐一生与故乡的感情绵长而深厚,曾撰文提到:“我对于故乡的思慕之情,反而常常因为离乡越长久、越辽远而越发强烈。”1984年他在《忆故乡温州》诗中自述:“故园自有好河山,羁旅他乡两鬓斑。昨夜梦中游雁荡,醒来尤觉水潺潺。”

张爱玲

“民国四大才女”之一、作家张爱玲,也与中山公园有缘。

张爱玲家世显赫,祖父张佩纶是与张之洞齐名的清末名臣,祖母李菊耦是朝廷重臣李鸿章的长女。

1945年8月抗日战争胜利,曾在汪伪政权任职的胡兰成遭国民政府通缉,隐名埋姓来到温州躲避追捕。

1946年农历正月十五左右,张爱玲辗转从上海来到温州寻夫,住在温州城中公园路一家“推开窗能见到公园的”旅馆。二十多天后,张爱玲带着悲伤离开温州。

据胡兰成在温州中学教书时的同事徐朔方回忆,“胡兰成同我常在温州街上散步,但是一走到中山公园附近,他就提议回头。公园门口的公园饭店正是张爱玲赶到温州找他时的下榻之所。”

公园饭店大致上位于昔日华盖山脚的露天照相馆边,想必当年,张爱玲在公园饭店窗边凝望过中山公园吧。

张爱玲曾说,“我从诸暨丽水来,路上想着这里是你走过的。及在船上望得见温州城了,想你就在那里,这温州城就像含有宝珠在放光。”

来源:温州都市报

打开掌上温州APP阅读全文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