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st
看守所所长偷拍的照片,看了泪奔

看守所所长偷拍的照片,看了泪奔

2020-02-05 15:29 掌上温州客户端


2月3日下午3时50分许,鹿城看守所所长胡苍隆路过二楼的办公区,看到眼前的一幕,不禁鼻子一酸。之后,他用手机拍下了这两张照片。


↓↓↓



照片里,两个孩子分别盖了一床被子,睡在沙发床上,在办公室的另一边,一名女民警正在伏案工作。这名女警汪丽丽正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姐弟俩,一个6岁,另一个3岁。




“心里很不是滋味”,胡苍隆说。


鹿城区看守所现有在押人员1000多人,人员密度高、空间有限,疾病预防工作非同寻常。为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避免所内人员经常性流动带来感染风险,看守所按照要求于2月1日调整勤务模式,实行封闭式管理。全所先安排半数民警、辅警和工勤人员在岗15天,其余人员居家“隔离”,等15天时间一到,再相应地轮换。


“上15天班相当于隔离观察,因为病毒的潜伏期是14天”“居家隔离的人员也一样,要确保绝对安全”。胡苍隆说。


汪丽丽的丈夫林金磷是市公安交管局一大队三中队的副中队长。疫情发生后,林金磷起先主要负责在温州西高速出口执勤,配合卫生防疫部门对每一辆过往车辆的司乘人员进行检查,工作量可见一斑。


“刚开始几天,他偶尔还有回家,一回家就立即把外衣泡在消毒水里,再去冲个热水澡”,汪丽丽说,“毕竟家里有两个孩子,怕万一身上有病毒传染给孩子,后来他干脆住在队里了,还是怕对家人有危险”。


2月1日,看守所调整勤务模式后,所里考虑到她的家庭情况,计划让她先在家待命。


“婆婆一个人在家带两个孩子肯定不行,她身体不大好,肺部还做过手术”,再加上父母都在外地,考虑再三,汪丽丽最终还是带着孩子到看守所上班,吃住都在所里。



汪丽丽毕业于温州医学院,2010年参加公安工作,在鹿城看守所已经工作了近9年时间,今年1月份刚刚提任为一中队中队长,是同事眼里的“小管家”。她所在的中队现有民警三人、职工1人,负责全所信息报送、文秘会务、物资统计发放,有时还配合其它中队管理食堂、车队等后勤保障事务。



“半数警力在岗意味着每个人的工作量更重了”,汪丽丽说,“人手不足,大家都在相互补位,这时候我更不能拖了后腿。”


2月4日上午,笔者在鹿城看守所见到了汪丽丽的两个孩子,姐弟俩正躺在汪丽丽的寝室里呼呼大睡。



“这两天只能待在所里玩,玩累了就睡,姐弟俩还算习惯,就是生物钟有点紊乱”,汪丽丽说。




笔 者 手 记

从微不足道开始

很多人看到那两张照片时,可能会疑问:为什么她带着孩子上班?她的丈夫呢?她的家人呢?


我也一样,不过现在已经有了答案。


走访中笔者了解到,看守所还有的民警因为家属是医护人员上了前线,也将孩子带到看守所一起值班,吃住一起半个月。


脱下警服,警察也是肉体凡胎,也有妻儿爸妈。他们也是平凡家庭中的普通一员。


“疫情当前,警察不退。”这不仅仅是一句口号。


在这场疫情防控阻击战中,警察与广大医生、护士、党政机关工作人员、社区志愿者一样,为了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牺牲了“宅”在家里的机会。


引用当下流行的那句话:你所谓无聊的那个“家”,正是他们想回却回不去的地方。


法国作家、哲学家加缪有一句名言:一切伟大的行动和思想,都有一个微不足道的开始。


他们的事例看似微不足道,却在诠释什么叫做“伟大”。


让我们都从微不足道开始,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


为自己加油,为战“疫”取得胜利加油!


来源:平安鹿城

编辑:张思思

审核:潘达源


打开掌上温州APP阅读全文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