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st
流调队员:冲锋在防疫前沿的第一道防线

流调队员:冲锋在防疫前沿的第一道防线

2020-02-08 19:46 掌上温州客户端

温都讯 在温州市疾控中心有这样一支专业队伍,他们众志成城抗击疫情,不管白天还是夜晚,只要接到指令,第一时间就要赶到疫情最危险的地方。

对于抗击疫情来说,他们是真正的幕后英雄。流调队员们需要随时赶往各个医院的发热门诊和隔离场所,对可疑人员进行流行病学调查,详细了解旅居史、接触史、暴露史,尽全力排查传染源、控制传染源,判定和追踪密切接触者。

   

筛查疑似病人和密切接触者   

 

 今年37岁的方黄虹就是流调人员中的一名成员。在接记者的电话时,那头传来沙哑的声音,并伴有阵阵咳嗽。她说她非常想念她的儿子,因为她已经好几个星期没见过儿子了。

事实上,自从此次新型冠状病毒在我市暴发以来,作为市疾控中心公共卫生所副所长,方黄虹一直在非常紧张和忙碌地工作着。

方黄虹所在这个组共有20多名同事,负责调查疫情确诊病人和疑似病人的接触史并寻找所有这些病人亲密接触过的人,并进行隔离。他们的工作是切断所有可能的病毒传播途径。

一个星期前, 方黄虹和她的同事处理了永嘉县某村的确诊病例。“那个村发现有病人后,需要马上寻找和隔离密切接触者百余人。”方黄虹说。

“那段日子一天只能休息2到3小时,大家的工作就是疯狂地打电话,找到这些人。这些工作必须在很短的时间内完成。”方黄虹说,她在市疾控中心工作十几年了,还是第一次碰到这么紧张的局面。

不过,他们流调人员发现,很多密切接触者是很难找到的。由于病人讲的内容不是很全,也有可能他会漏讲或者遗忘了,这个时候他们就会向警方求助。

“通过警方找到密切接触者的具体位置,我们再上门找到或者打电话询问。”方黄虹说,曾经为了找到一名密切接触者,她专门拨打了2处派出所电话,最后才将这名接触者找到。

经过持续两天的工作,方黄虹和她的同事齐心协力找到这百余名密切接触者,没有一人遗漏。

方黄虹说:“只有尽可能快地找到密切接触人员进行隔离,传染途径才能被切断。我们正努力保护整个社会,以提供一个相对安全和健康的环境。”

 

工作需要耐心细致

 

  方黄虹承认,在流调过程中,出于本能的恐惧,有些人开始并不配合,他们的工作就是想尽一切办法从这些人口中得到他们所需要的答案。

方黄虹告诉记者,前几天他们在一次任务中遇到这么一个情况:一位孩子的母亲,因为被诊为疑似病例,而该母亲的孩子还在医院里治疗。对方见面第一句就问,我要是被确诊了,我孩子怎么办啊?

“这个时候流调队员需要站在对方的角度考虑问题,从心理疏导、到疾病治疗和相关政策的解释,有时还包括基本的普法教育,让对方放下顾虑配合治疗,完整说出行动轨迹和密切接触情况。”她说,最后经过他们耐心细致的安抚和劝说,最后从这名母亲口中得知10多名密切接触者的信息,而该名母亲以及她的家人都完成了有效的隔离。

“身边的同事人数一直在减少,因为很多人都被抽调走了。”方黄虹说,他们感觉自己肩上的任务很重,从大年初一至今,已经连续工作15天。一个电话就要马上出动。有时候,他们需要穿着厚厚的隔离服在病房里询问病人好几个小时,汗水把整个人都浸透了,出来以后都觉得自己要昏倒了。

 

曾经担忧自己被感染

 

记者了解,在保护公众健康的同时,流调人员们却一直在很危险的环境下工作,因为他们不但接触疑似病人,还接触那些已经确诊的患者。

“这些天工作以来,我一直在咳嗽,平时一直吃药坚持。” 方黄虹说,由于连续的咳嗽不退,加上自己的工作环境,她也曾经担忧自己会不会被传染上病毒。为此她特地去做了两个核酸检测,检测结果显示为阴性。

虽然检测结果是良好的,但是方黄虹还是十分担心影响到家人的健康。为此,她特地将儿子送到乡下的外婆家。而她的丈夫在平阳工作,在疫情面前也冲锋在第一线,平日里晚上没有回家。

“这样我自己就一个人完成了居家隔离。” 方黄虹说,即便如此,她每天下班回家前,都会在单位完成消杀,走进家门前会用酒精喷洒自己的衣物,尽一切可能将潜在的危险清除干净。

“不管自己会付出什么,只要能多隔断一次传染、多争取一线希望,那么一切的努力就没有白费。”方黄虹说,希望能早点结束这场战斗,也希望社会各界人士能够理解和支持他们的工作。

 

温都记者 郑荣

     


打开掌上温州APP阅读全文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