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st
童品不好卖?这家温企订单逆势大增 解密通通科技如何“开源、节流”谋发展

童品不好卖?这家温企订单逆势大增 解密通通科技如何“开源、节流”谋发展

2020-05-05 00:00 掌上温州客户端 阅读数:28494

整个4月,浙江通通科技有限公司(下简称“通通科技”)董事长李永通都很忙。

4月中下旬,在儿童鞋服行业整体批发交易同比下降的背景下,通通科技旗下国内童鞋采购平台——“童库”的2020夏季新品订货会,也是行业内首次采用直播订货方式,订货量逆势同比增长25%。截至4月末,今年童库新增签约全国门店105家,实现线上线下“齐头并进”。

温州都市报2020年5月5日8版报道版面图

通通科技成立于2016年10月,是鞋服产业数字化平台服务商,为鞋服企业和终端门店,提供垂直销售渠道、大数据应用、品牌建设、仓储配送服务,是浙江省2019-2020年度重点培育电商平台企业。

在消费品市场整体供大于求,加之疫情作为外力造成行业性巨大冲击的背景下,“童库”品牌的“快速跑”秘诀是什么?作为“国内童品供应链平台”,通通科技如何危中寻机,以“节流”和“开源”为切口,为B端客户创造价值,重塑产业链格局? 李永通向都市报记者一一道来。

一手“节流”

以科技驱动打通产业全链路,减少浪费和损耗

近年来,我市大力推进数字经济一号工程落地,特别是传统制造企业的数字化转型,但在李永通看来,至少在鞋服行业,绝大部分制造企业仍缺乏一套完整的底层全数字化系统,可以同时调动配套企业协同在线,全渠道销售在线,资金结算实时在线,管理在线,赋能产业业务数字化运营。

“现实原因是市面上的软件系统往往基于各自业务逻辑搭建系统架构和数据库,数据无法互通”,李永通说:“如果要实现跨系统数据互通,需要各系统公司开放系统数据接口,但普通企业根本没办法平衡软件服务商之间的系统业务兼容和利益关系。”

发现痛点之后,所谓“有想法,有办法”。

通通科技以制造企业的生产销售为核心,自主研发全产业链系统,打通了工厂制造、订货采购、物流仓储、门店销售等各个环节,制造工厂不再依赖层层代理商获得“滞后”的市场信息,而是可以实时获得前端销售的反馈——卖得好多生产,反馈不好及时止损,实现真正的“柔性生产”。

表面上看,这是一个技术问题,用技术为产业链赋能,但在李永通看来,这更是一个企业内部战略管理问题。“为什么规模相对较大的鞋服品牌企业内部也做不到所有IT系统的数据互通,当然不是因为企业不知道痛点,而是因为传统企业的业务逻辑还是以生产和销售为主导,软件系统仅仅只是附属配套工具,技术部门在企业内部缺乏足够的话语权。” 李永通分析称。

在通通内部,科技部门并不是服务于运营部门,而是作为公司核心战略部门直接由董事长李永通负责。由企业一把手直接负责技术,这在行业内并不常见。

一手“开源”

赋能实体店深化全渠道拓展,资源共享做大销量

企业“勒紧裤腰带”是竞争必须,但根本还是要做大营收。消费品的销售端,各平台直播大战从去年开始就打得火热。不管是清库存,还是销新品,疫情爆发以来更是成为了主流销售方式。

今年,通通科技在原有的终端全渠道系统基础上,上线了直播功能模块(如图),让客户可以通过门店社交微平台,实现直播与销售的闭环。由此,商户可沉淀一批属于自己的私域流量,有效降低客户营销成本。

5月4日晚,通通科技商品运营部负责人金资民将进行五一期间第二场订货直播。不同于抖音、快手、淘宝平台等针对零售客户的直播,“童库”的买家是会员批发商,因此需要对产品进行更为专业的直播解说。“我们从4月15日开始订货直播,现在模式已经基本明确——每周一、三、五晚直播两个半到三个小时,推荐30~50个应季款式,基本上选款要提前5~6天开始,直播前2~3天确定款式和直播顺序,现在还有童鞋和服装的搭配。”金资民介绍。

李永通坦言,今天已经很难单纯再用线上、线下的概念来形容销售形式。比如,一个店主在保持线下门店的会员流量和销售收入的同时,也可以引导线下客户通过分享朋友圈、微信群、淘宝店等进行线上营销。关键在于企业如何赋能实体门店客户通过社交直播、电商等扩大流量来源。

针对实体门店可调动资源有限的问题,“童库”通过融合供应链资源、运营培训、技术赋能,帮助门店客户最大限度地开发商业价值,降低运营成本,推进门店数字化升级,实现高效卖货。“我们不直接面向C端消费者,但是通过产业大后台赋能门店小前台,实现门店全渠道运营,助力企业智能制造,数字化链接鞋服产业。”李永通说。

记者手记

电商直播好不好,还要看“姿势”对不对

一年前,我问一些温州童鞋制造企业,做直播了吗?你猜答案是什么?“试过,但效果不太好,所以不重视。”

今天,我们再去看整个温州鞋服行业,有多少企业做直播?恐怕完全没接触的已沦为“非主流”。这其中,既有过去一年电商直播,特别是各平台机构对头部主播资源倾斜带来的趋势性机会,也有疫情助推线上消费的突发因素影响。

但问题在于,无论是一年前,还是今天,对于温州大部分中小微企业而言,电商直播仍是一个相对新鲜的事物,需要企业自上而下不断摸索。

与外部专业机构合作也好,在内部培养新团队新主播也好,其实被很多企业忽略的,可能首先是对自家产品及相应客群的充分了解。做一场两三小时的直播,背后是繁复的筛品和准备工作。

远的,从头部主播经验来看,薇娅从做服装店起家,到整合服装供应链,她多次在公共场合分享,每天24:00下直播后到第二天8:00是和团队一起选品试用时间。李佳琦从美宝莲柜哥做到全网美妆主播第一人,他的整个选品团队也有上百人,对合作品牌的产品要求自成体系。

近的,从温州电商直播探索先锋的路径来看,通通科技选品至少提前五六天,还要创新组合不同的童装和童鞋提升效果;复古女装品牌D-HARRY的内部新建直播团队也要提前好几天进行选品,设计好直播款式、顺序,为消费者详细描述可能穿着的场景。

电商直播大众化,并不代表人人都能受益于这种新的营销手段。直播一时风光,企业利益寥寥,可能还是要反思直播“姿势”是否不对。

温都记者 杨晓宴 受访者供图

编辑 金慧君

校对 严嘉瑜

版式 邵海若

审核 黄小玲

 

打开掌上温州APP阅读全文

网友评论: